執著行者 前進學派藝術家張開溪 Walker Advance School Artist Zhang Kaixi

“對自我的堅持,

就是自我的成就。”

張開溪是一個富有天賦的繪畫少年。那個時候沒有美術補習班,沒有家長那麼重視孩子的繪畫天分培養。孩童時期的他就很喜歡畫小人書里出現的人物,畫好後,與小夥伴們玩吹兵將紙片的遊戲。而畫得像,畫得好的鼓勵,讓他更願意把時間花在畫畫的這件事上。

“上天賦予能量,

現世賦予光芒。”

挖掘孩童的天賦特長,積極引導鼓勵。繪畫的種子就這樣埋下了。
張開溪,憑借著自己的這個特長,進了當時讓他滿意的學校,有了份不錯的教師工作。

張開溪老師的顏料們
畫室一隅

74年的張開溪在同齡人中是積極上進的。所以他才會為了繼續能在繪畫這件事上深造,不斷挑戰應考。他認准了,不回頭。

父母認定:只要他做了決定,就不會輕易放棄。

幾次考學,幾次的錯失良機,彷彿是命運的班車總是錯過了站。當事人現在聊起來,彷彿也是雲淡風輕。但你能想象一個小城鎮出來的青年,對於考學信息的閉塞,對於象牙塔的敬畏嗎?

求學艱難,執著如張開溪,最終在2007年西南民族大學藝術學院攻讀研究生,獲碩士學位。當時的他考研究生真的那麼重要嗎?

猶如近年來關於「寒門難出貴子」的討論,通過考學,的確是可以進入到另一個層面,接觸到更廣闊的天地。可以更瞭解繪畫、藝術、創作。

也是從那個時候以後,「創作」兩個字才真正開始出現在他的頭腦里。

而如今,張開溪老師來到濃園13年了,第一幅真正意義上的創作也誕生於濃園。

“作品的原點,

都是源於生活。“

《大白菜》

大白菜也有光芒。一顆大白菜,三朵鬱金香,五朵馬蹄蓮,六支豌豆尖。很有趣喔,這個有點像順口溜的作品系列名字。這些植物的畫面,是單調?是簡單?是純粹?是尊重?是光芒?去繁就簡,尊重每個生命的光輝。簡單的過程即是覺悟的過程。

《大生產》系列 (2007-2008年)

看到城市變遷,大型機械的施工現場帶來的衝擊。以及由此帶來的心靈激發。

《活在邊緣》系列(2009年)

某些灰色情緒的自然表達,是個體的狀態,也是群體的迷茫。

《兒戲》系列(2008年-2013年)

孩子的降生,陪伴成長的過程,觀察及思索。

《花滿人間》系列

時代人物群像,都市中的土味炫耀,物質、品牌的追求是標識也是束縛。

執著和自在,提到這兩個詞,你想到了什麼?執著與放下,想得而不可得的苦,不是所有堅持都能守得雲開。不是所有執著都是難以言說的痛。而成功的人來說,因為堅持,最終達到了某階段的理想和目標。平庸的人來說,因為捨得與放下,才讓我少了多少塵世慾望之苦。而對於失敗的人來說,因為某種執著,讓我失去了更多值得珍惜的。

“沒有定論,

都是選擇。”

張開溪是幸運的,在他的探索之路上,雖有曲折,最終如願。

他自己開創了一番他的繪畫天地,雖執著,但不固著,所以又多了份自在。這是對於創作來說,是一個很好的心態和狀態。祝福他,有更多讓人難忘的作品,能打動你的作品就是好作品,雖偏執,但卻簡單有效。

大白菜也有光芒,那麼,我也是一顆大白菜吧。

圖文/成都濃園國際藝術村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